同事當兵兩年退伍,天天跟我吹噓,和人說話很傲,想問大家,是隻有他這樣?

時間 2022-01-24 22:42:43

1樓:萬物皆為調料

部隊現役都有百萬,民兵預備役更多,你說你才見了幾個就可以認定了

換一種思路說

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,什麼職業和他性格得具體分析,當兵的只能說普遍都有點猛吧

2樓:餘生且長

首先看入伍條件,男兵的學歷要求是很低的,初中以上門檻。不能證明你優秀,只能說你身體條件沒有大問題。

其次看部隊鍛鍊,兩年義務兵,其實要學的東西不多,更深層次的是接觸不到的,訓練強度都差不多,武警沒有海陸空辛苦,除非他兩年是特種兵,那可以說他挺優秀。你也可以問他有沒有拿優秀士兵,這個是較優秀的義務兵都可以拿到的證。

其實部隊鍛鍊的除了體能、軍事素質,最重要的是做人做事,“低調做人,高調做事”。他整天吹噓來看,他的班長對他“教育”的不夠。真正有能力的人是不會到處吹噓自己的。

還有一個重要原因:由於剛退伍,普遍會有“天老大,我老二”的心態,在部隊被管的太嚴,被“放出來”了。

當然,也有原因是他懷念部隊生活,又沒人聽他講,所以很想跟別人傾訴。

3樓:三生pla

正常正常

畢竟人家體會你

不曾體會的兩年

4樓:知乎使用者dEsOsg

命運是道你不知道盡頭的曲線,你永遠不知道這道線它將會穿過誰的身軀,誰的生活。

可是它卻在未知中給你已知答案。來的無聲,來的嘶啞,來的高潮迭起,遇見的那個人,遇見的那些事。也許給了你心情的暴動與安寧,隨時好像都被它拖著走。

實際當你出生那天,這條線已經串聯了你的一生,也跑到了盡頭,你所做的也只有跟隨著它給的即時劇本好好的演下去。

到這裡,你或許會咆哮亦是淡然,從來我都是無神論者,不願去相信命運,不願把自己交給看似的虛無,但不然,這一切是真實。這條線為了給你在演出的道路中可以有形式感,他給予了你所認為的一切,思想,外貌,智商,性格,靈魂……你的每一微秒的動靜,由著這線牽扯脈絡。

沒有辦法,幾千年前,古人賢者在意識到這個問題的時候,提出的太極,陰陽,八卦,周易,只能是皮毛?不過他們把這條線稱之道,我倒是認同,因為,道的出現到現在只有三個字,何為道?那又何為線?

解釋的太多隻是徒勞,線,你出生前實際便有,你死亡後仍然。當你的存在便有,你的不存在也便有。它不會因為你而改變,也不會因為任何而改變,這邊太極的陰陽魚或許能夠物化一下,不過,我更欣賞道德經的那一句,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。

不仁,應該來的太籠統,不過我實在想不出還能怎麼說,才能體現它的存在。不過,還好,我倒是還有一個想法,在思想上我前面寫的都是並不正確的情況,因為線為線,道為道。道它可能的確是古人的描述。

不過我摸不到道,因為剛才腦海中的突然炸起,發現道和線的不同了,道它有兩面性,可大可小,有自己的存在意義。線沒有,它沒有開始和結束,沒有自己存在的意義,或者有。

線,它一開始就知道結束。(這是對你自己)它知道你的一切並把你串聯起來,你在這舞臺怎麼的演出它都安排好了劇本,而且你必須去這樣演。它好像就是一名導演,導演著你。

它把所有都認同為主角的一場戲,佛家的一花一世界,一葉一菩提,可能會更好的解釋它,道,好像是觀眾,漠不關心,你的好壞與它無關,線不同,它也是主演,把道也納入了主演。不過線又不會去包含道,它只包含你。

看似矛盾實則不然,因為我無法物化它,你的靈魂都是線的劇本,我現在所寫下的所有東西都是線的劇本,你現在看見的也同樣是。不過,這樣,我認為,也沒有什麼好怕的,線只是一個概念,可能是自己想的太複雜了,因為換個想法,那線與道之上又是什麼來進行主導?就像老和尚與小和尚與廟一樣。

無窮盡,哲學的意義或者存在於此,看不明白,看不透,可能才真正的接觸到了哲學。好像門後便是你要的答案,就是推不動這不透明的門,哪怕它再薄,再脆弱。

進不去,你不知門後,是怎樣的世界,不過我想可能你不會想著去推開,因為,門後,我現在大概也許知道了答案。當然,我覺得門後是什麼能夠說出來,不過我要換個說法才能真正的讓你去理解,因為它讓我第一次體驗到什麼叫只可意會。三千哈姆雷特,可能這是最切合的一個能夠出來的答案,三代表了可能。

代表了無窮盡,不過它又不是無窮無盡,只有一種。

話題回來,有人認命,有人不認命,有人或者有更多的看法。

紅塵飄搖,紅塵零落,紅塵輕笑。劇本寫好了,精確到了最最精確的那個時間,雖然生活的每個時刻都是已知,不過你不知道後面的路,你想怎麼演下去?

我想,做。